010-57703849

首页 > 新闻动态 > 【首届年会报道】David Yun Dai: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创造力培养的意义、策略和目标

【首届年会报道】David Yun Dai: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创造力培养的意义、策略和目标

发布时间:2019-09-03 来源:中国发明协会学前创新教育分会公众号

摘要:人类未来的二三十年,将从信息时代向人工智能时代跨越。这个跨越对教育提供了新的挑战和机遇。同时,我们对人类创造力的理解和培养创造力的践行,契合了这个时代对教育的基本要求。本发言在这样一个大的历史和理论背景下,阐述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方面的内容是厘清基本问题:教育是什么,学习是什么,教育和学习与创造力的关系是什么。第二方面的内容是如何用这种新的教育视野指导实践:在教育实践中,尤其在学前和基础教育中,我们有哪些增强创造潜力的策略。第三方面的内容是教育实践的着眼点:创造力教育如何促进青少年儿童思维和人格的协同发展。


2019年8月8日,由中国发明协会学前创新教育分会主办,中幼联(北京)国际教育科技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幼儿教育导读》杂志社承办,北京市教育学会创造教育研究会、北京幼儿园女园长协会等单位协办的2019学前创新教育专家报告会及研学活动在北京未来剧院举行。会议由中国发明协会学前创新教育分会会长程淮教授主持。


著名英才教育与创造力教育专家、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美籍华人David Yun Dai(戴耘)出席会议,并就《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创造力培养的意义、策略和目标》做了专题报告。


QQ截图20190910162349.jpg


以下是David Yun Dai(戴耘)教授演讲的主要内容:


培养创造力是世界各国的教育中普遍关注的问题。在中国,这项工作的意义不言而喻。人类正在进入人工智能时代,个人的创造力在未来将成为生存的必需。


我今天讲三个主要问题:一、教育、学习和创造力的关系;二、应对时代要求的教育策略;三、学前创造力教育的着眼点。 


微信图片_20190910162451.jpg



一、教育、学习、和创造力的关系


教育是什么,学习是什么?创造教育是什么?建立旨在培养创造力的学前教育体系,必须做一些正本清源的工作。对幼儿园园长,老师来说要有一个宏观的把握,也就是说大概我们教育的一个策略。


1、教育与创造力的关系


教育是什么?我们比较接受的是“传道、授业、解惑”的教育观,也就是说教育是文化传承,这样的教育观在一个日新月异的世界肯定是不够的。我们现在很多地方要向小朋友学习,这叫“后喻时代”。在一定程度上我们教的学生比我们厉害,我们提倡“小小发明家”,就是鼓励他们的首创精神,他们可以比我们厉害。


中国的教育很大程度还是“标准答案”、“正确答案”的教育。怎么学习思考问题、解决问题,怎么质疑现成答案,提出不同但有效的思路,在我们的教育中不是主流。当然,部分原因是我们的考试制度,不可否认,家长和孩子都是冲着标准答案去的,都是有套路的,不用套路我就死掉了。于是我们习惯套路,而创造力恰巧就是不能有套路。


教育是一个人的发现之旅,发现世界,发现自己;教育是一个人的成长之旅,从自发到自觉到自由。中国的教育重“教化”。在西语中education是educe,是从个体中启发某种东西出来,启发思维、人格各方面的潜能、素质。那创造是不是教育的题中应有之意了?


微信图片_20190910162641.jpg



2、 学习与创造力的关系


接下去我要讲的是学习,学习可以有不同定义,学习可以定义为:

(1)基于对信息的筛选、加工、储存的过程;

(2)人在适应环境的努力中获得技能知识习惯的过程;

(3)基于自身独特体验、观察、诠释而形成个人的思维模式和价值信念的过程。


如果学习只是对数据的处理,一般来说,也就是垃圾进,垃圾出,不像牛,草进奶出,机器只能是“垃圾进,垃圾出”。不同的“学习”定义影响我们对人的创造过程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学习在一定程度上把我们格式化,但问题在于如果我们把头脑格式化,把小孩放进去盒子出不来,那这个教育就不成功,是生活在盒子里的人,最终没有自由,如果进得去出不来,那叫食古不化,出得来叫融会贯通,举一反三,使学习变成可以生成的,学到的知识就成了活水,就有了创造性。


微信图片_20190910162645.jpg



3、创造力的自然属性与文化属性


正如求生存是人的自然本性,创造、创新也是人的自然属性,所以创造是人类在追寻意义、真相、优化路径的自然产物。创造的文化属性在于科学,艺术、技术、制度(如法律)的产生、生产方式、交换方式、社会制度的革新,都是社会在特定时期下的文化内驱力的释放所致(e.g.文艺复兴、工业革命、近代科学诞生,等等)。事实上,中西文化的撞击,刺激了中国文化更新的内生动力。


微信图片_20190910162648.jpg



二、应对时代要求的教育策略


1、从知识积累到知识建构


主要可从三个方面实现突破:第一,从被动知识吸纳到主动知识建构,第二,在应用中建构,在建构中应用;第三,在知识建构的社会互动中实现不同思考、思想的碰撞,从而建构更有效的知识。为什么巧思法能成功?因为调动了所有小孩子,认知多样性,会互相碰撞,质疑,在应用过程中会出现新的思考、理念。



2、从标准化到个性化


但是需要更好的教育和文化让潜能发挥出来,需要教育策略非常大的变化。在美国这个思路也没改变,学生是标准化的产品。但是现在与其标准化不如倡导个性化,只有在差异化中才能发现创造力。那么应对时代要求的教育策略就是要从知识积累到知识建构,从标准化到个性化;从文本为重点到项目为重点。就是以教科书为主,或教育大纲,就是传统对教育的课程理论。


3、从文本为重点到项目为重点


当今的教学,多学科、跨学科问题成为主导情景和切入点,问题导向和基于项目的学习成为主要教学手段。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克服教科书的局限,成为教学突破的关键。



三、教育、学习、和创造力的关系


学前创造力教育的着眼点:1、适合儿童的特点;2、保持自由的氛围;3、注重人格的培养。


学前儿童毕竟没有知识积累,大脑在发育,认知推理能力在发展中,没有年龄大的孩子逻辑能力强,会有一些自我矛盾的东西,那怎么办呢?巧思法就是如何让复杂的问题可理解,创造思维可视化,巧思板就是优点缺点都在里面,让她进行选择,优点笑脸,缺点哭脸,要把哭脸扔掉,小朋友就喜欢笑脸,把优点保留,把缺点扔掉叫什么?优选思维。如果不用它,那你就不能说小孩子懂,但是有巧思板小孩子就能明白。久而久之实际上训练了一种模式,懂了一种思维方法,


学前儿童没有思维框框,胆子大,敢想敢说,如何保持自由的氛围,鼓励孩子的想象和思考,这是关键。在这个意义上人格方面的培养还是挺重要的。不是听老师话就好,而是要有自己的思考,充分让孩子有机会表达,最后我们有小小会员那种荣誉感让孩子觉得是行的。


微信图片_20190910162653.jpg


最后总结一下我今天的发言:人工智能时代在呼唤教育范式的新定位,创造力的培养提供了教育策略的新思路,学前教育的尝试开辟了教育创新的新路径。



戴耘简介

微信图片_20190910162657.jpg


戴耘教授,纽约州立大学教育与咨询心理学系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华东师范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客座教授。


戴耘教授80年代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获学士,硕士学位。曾任教于上海大学文学院中文系。90年代初赴美国Purdue University攻读心理学,获硕士、博士学位,毕业后在美国人才培养国家研究中心(NRC/GT)从事博士后研究 。


戴耘教授长期从事人才和创造力的个体和社会发生以及教育对策和模式的研究,现为《英才儿童季刊》、《英才教育季刊》、《罗尔珀评论》等美国人才教育主要学术刊物以及台湾的《特殊教育研究学刊》编委,出版有关一般心理学,教育心理学,人才以及创造力培养的专著和主编文集九种,并发表研究报告、论文、书章等一百余篇。他还与北京师范大学的申继亮教授合作主编了《教育、创造力和社会发展》译丛(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戴耘教授的研究方向包括:(1)人才的本质和培养;(2)创造性的自然属性和文化属性;(3)创造力的个体建构与社会建构;(4)着眼于人才和创造力的教育。


戴耘教授于2008-2009年间作为美国国务院选派的福布莱特学者(Fulbright Scholar)到中国从事教育研究,2015-2016年度再度被选为福布赖特学者赴德国从事人才和创造力培养方面的讲学和研究,2017年被“全美英才教育协会”(NAGC)授予“杰出学者”(Distinguished Scholar)称号。



收起>

cq145_33.png

中幼联官方微信